上周到新竹出差,由內湖出發後行經墜道,同事指著前方:「堵車耶!」我立即指引他下交流道,打算轉向基隆路的快速道路直攻中和交流道,想要繞過北二高從木柵到中和容易堵車的路段,沒想到這個「果斷」的決定,讓我們多花了半個多小時才抵達目的地。


由於個性關係,對握方向盤的人存有一種莫名的尊重,只會在被要求時才給予意見,所以離開木柵交流道後,就沒再進一步指引,沒想到的是同事不太識得怎麼走,而中和市區的車子也不少。

後悔嗎?

不!我怎麼知道如果在二高繼續開下去,會不會一直塞在墜道裡?怎知不改變方向會不會比較快。至於同事後不後悔聽從我的建議,不知耶,至少他的臉色不會太難看。

這件事也許告訴我,如果要指引人家方向,要交待清楚點,不然乾脆閉嘴。不過,還有另一個選擇方式,自己執行,自己承擔。

那天開到寶山休息站時,主動要求換手,由我來開,又是另一條同事不知的蹊徑,抵達時,他孤疑地看著我:「這樣有比較快嗎?」我笑笑:「遠了點,但的確繞過新竹市區容易堵車的路段。」那時接近下午5點,正是下班、放學的時候,經驗告訴我多所學校所在的光復路正陷於地嶽狀態,對於這次選擇,覺得沒有錯,但真實的答案是什麼,也是不知,畢竟沒有按著原來規畫的路線走。

最近有些好朋友倦勤了,對他的工作、生活充滿了倦怠,覺得繼續這樣下去沒有希望。

這次,我不敢再太多話,畢竟人生的道路,方向盤握在自己的手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要開往何方,所以,要自己決定何時催油、何時踩煞車,要在什麼時候換車道,甚至選擇走什麼交流道。

人生吶,還真的像在高速公路開車,喜歡飆快車的,最好是勇氣、技術兼備,而且別忘了車子的性能不要太差,同時要有被開罰單事的心裡準備,但記得要是出事,付出代價頗為慘烈,搞不好還會牽累他人。

最討厭開烏龜車的了,不管是車子不好、技術不好、膽子不大還是本來就習慣開慢車的人,請記得內側車道是加速道,用來超車用的,現在的二高內線道,車速動輒飆到130公里上下,只敢()8090公里的駕駛們,千萬拜託別開進來,很容易造成追撞的連環車禍。

人生的道路,就像國小老師教的,「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對了,不追求進步的,本身就是個退步,這樣的人吶,真的很想跟他說:「別佔著茅坑不拉屎」或者「就只會拉屎」,該學學馬永成等人的風範啊,要「知所進退」。(在此聲明:沒有暗喻任何職棒領導人的意思)

開高速公路是一件很累人的事,長途漫漫,不知何地修路,何時堵車,時而肚子餓,不時想撒尿,要命的是三不五時呵欠連連,神志與輪子一同在漫遊,膀胱快爆時,休息站還有好幾十公里,身旁卻沒有塑膠帶、保特瓶或重量杯。

朋友想下交流道了,如果真的轉動他的方向盤,不管開上哪一條高速公路或省道,我只能說珍重,祝他好運,但要真的很清楚自己的目的地啊!不然,PDA只是聲光效果不錯的電動玩具,TO-BE也很難保庇。

    全站熱搜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