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幫羅妹妹慶生,認識她時,是個自由時報的實習記者,而今,她34歲了,血壓高、腰椎常不舒服,偶爾會頭暈目眩,還一天倒晚熬夜,到處找人陪她吃麻辣火鍋。

這次慶生夜宴,也是在麻辣火鍋店舉行的。東哥、梁爽學長、忠杰、俊池、Monkey、又嘉、小蕃薯,結束長達半個月採訪王建民行程,剛下飛機的卡拉也來了,大家吃吃喝喝直到半夜,很熱鬧。

昨天一大早,王建民拿下首勝的同時,和東哥、以容一起參加文雄父親的喪禮,感覺很奇怪,累,是當然的。

下午在兄弟飯店記者會碰到久未見面的賈爸,他啞著嗓子告訴我,「滿桌子點心都不能吃,只能喝點茶和果汁」他上禮拜去開刀了,扁朓腺發炎,順便根治打呼的老毛病,「醫生告訴我會痛,沒有想到竟是這麼痛!」他形容自己坐著睡覺,只要一頓首,就會痛醒,這禮拜吃不好、睡不好,已經瘦了5公斤了。

忘了他告訴我為什麼,手術後有一晚他突然大叫女兒拿臉盆來,狠狠吐了一臉盆,「那血都是黑色的」。

這位老前輩的話一向不多,也不喜歡向人訴苦,會主動告訴我「痛」,可以猜想是真的痛到無法形容的地步。我直到當時才知道他老人家住院、開刀,真的不知要如何才能表達自己的關心。

下午到聯盟看到范主任,前陣子鼻腔倒流、身體不適,佝僂的身子明顯又瘦了一圈,看來精神是不很好,他說:「比前陣子好多了」。而我自己,前一天才去看醫生,從札幌亞錦賽開始,頭痛一直斷斷續續糾纏不斷。

這兩三年,周遭的人常有大事發生,小婁住院開刀、結婚、生子,波士頓胰臟炎住院,黃阿姨、陳師正、王覺一生了女兒,陳河東過世、徐生明腎臟病、小鄧胃癌住院開刀、鍾裕能結婚,一直到洪瑞河住院……由於身兼聯誼會職務,幾乎都有前往送禮、探視或致意,甚至年輕人的感情糾紛,也扮了和事佬。

生、老、病、死,感受深刻而雜亂,眼前還有很多事沒有完成,很難一一去整理,只知道自己,很難過。 大家老了……

保重。

全站熱搜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