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2日,《職棒雜誌》邀請了陳致遠、蔡仲南、鄭昌明、潘威倫、謝佳賢、梁如豪等六名職棒明星球員到台北市市民大道的攝影棚內拍攝三月號的封面及海報。

「我想,這是兩聯盟球員的第一次合照吧,應該具有相當的紀念意義。」姚主編說,這是他一直想做的事之一,算是送給讀者珍藏的禮物。

為了這些照片,職棒雜誌上下真的忙翻了,各隊過完年後就在全省南北各地春訓、進行熱身賽,要把來自六隊的明星球員湊在一塊兒,真是件不容易的事,22日打完熱身賽,23日誓師大會要忙一整天,經費有限狀況下,攝影棚得請攝影副組長莊平去拜託朋友,好不容易才敲定在22日晚上。

真的是,兄弟vs.大陽才剛打完,不會太殘忍嗎?

「就嘸錢、嘸時間啊!攝影棚才三千塊,嘸係昧安怎?」姚子有點不耐煩。

那天早上他糗了一次。

在新莊球場,看到『梁如豪』走了進來:「鳥仔!不要忘囉,晚上七點要拍照喔。」「不行啦,晚上我們要聚餐」姚子緊張得要死,明明就說好了,為什麼突然變卦?跑去找太陽隊的宣推小胖,把人家搞得緊張兮兮,趕忙再聯絡梁如豪。

姚子摸頭跟我說:「鳥仔不是在金剛隊嗎?沒事幹嘛一大早跑到新莊來,奇怪。」直到熱身賽開始,他才知道,早上碰到的是丘昌榮,不是梁如豪,但小丘為什麼回答如此的順,就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然後一直找理由:「他媽的,長得真的很像耶」。

晚上六點正,阿甘佇立在市民大道口,姚子手機不停的響,是謝佳賢、梁如豪打電話來,攝影組理韋言說:「鳥仔剛經過攝影棚門口,現在不知跑到哪去了。」姚子一臉心虛:「台灣大聯盟真是要得,選手怎麼這麼準時啊。」以往印象中選手都是散散的,而當了十年記者的姚子,也一直有遲到的慣性,這次真的糗大了,還好莊平和韋言一小時前就在攝影棚準備,不然一定會被球員看不起。

陳致遠是最進入狀況的球員,可能是廣告拍得多了吧。

打從朱長官跟他聯絡起,致遠就說:「我看穿西裝好了。」他說,要帶三套西裝,除了可以自己穿,還可以借一套給謝佳賢或其他人,讓大家可以一起搭配。

一進到攝影棚,「沒有化妝師喲?」、「我的頭髮怎麼樣」致遠看著鏡子抓起髮膠,開始要打理自己的一頭金色長髮,「不對啦!你的頭髮應該要這樣捲才對。」在一旁的小明忍不住跳了出來,搶過髮膠幫忙梳起頭來了。不用懷疑,致遠和昌明是中華職棒兩年來,廣告接得最多的兩名球員,這檔子事,他們比職棒雜誌任何人都來得專業多了。

蔡仲南是一向是最令職棒雜誌和宣推人員傷腦筋的球員,他對什麼事都興趣不高,跟不熟的人更完全不想聊,碰到活動的應對方式,和他擅長的指叉球類似,「推」、「掉」是最高準則。

「找張泰山啦!」「找野手啊!?」從球場一直到電話那頭,傳來的都是阿甘的屎尿聲,沒想到拍攝當天,最早到攝影棚的竟然就是蔡仲南,聽說他請好友何紀賢在高速公路上飆車,才能在練球後準時趕到。

阿甘能夠出現在這個畫面中,也要感謝《職棒雜誌》的朱長官,她下午特意趕到阿甘在汐止的家,請「甘媽媽」拿出阿甘最美的西裝和皮鞋,不到兩分鐘阿甘他媽馬上就拎了出來,朱長官蛾眉微蹙:「我可進去幫阿甘挑嗎?」走進阿甘的閨房,打開衣櫥,赫然發現,手中的西裝竟然是去年頒獎典禮的那一套,也是阿甘的一千零一套,襯衫竟只有粉紅、黑色兩件,鞋子呢,就是像當兵穿的小皮鞋一樣,俗到一定的程度,而這個男人竟然是許多少女心目中的偶象,她回憶道:「我覺得真的需要一個人來幫阿甘打理一下」。

球員們幾乎都是六點整就到了,唯一列外的是潘威倫。

他是今年初的選秀狀元,是六名參加拍照的選手中最年輕的,想不到也是狀況最多的。

前一天姚子和統一球團聯繫,同意支付他五千元車馬費,讓他坐飛機上來,同時謝長亨也同意他不用參加晚上的熱身賽,練完球後就可以離開了。

結果,大夥為了最年輕的小潘潘無盡的等候,有的抽菸,有的打屁,謝佳賢、梁豪和陳致遠、鄭昌明聊得挺帶勁的,大家原本就是老朋友了。

一直等到晚上八點,潘狀元才珊珊來遲,「教練團在上課,我不敢離開。」小潘潘一直不敢主動請示,等到雜誌三催四請,打電話給謝長亨,這小子才敢動身,要命的是他竟然坐巴士北上,而且還在高速公路堵車,出現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五對以上冷鋒似地目光射向他,三條以上的斜線出現在小潘潘冷汗淋漓的額頭上。

說起來蠻有趣的,這六人的組合,是姚主編個人自由意志,隨機挑選的,沒想到這麼嘟好,是三名投手和三名野手。

要命的是,三名投手的個性相似,都是惦惦的龜毛型,阿甘不在話下了,不滿二十歲的小潘潘和三十歲的鳥仔,都是站在投手丘會想太多的人,在鏡頭前,三個人的共同反應是:呆呆的耍酷,不管莊平怎麼逗,他們都只有一字號表情,好不容意阿甘咧開了嘴,馬上換潘威倫在發呆,要六個人在同一個畫面都笑得很燦爛,真的是不容易的事。

這種尷尬的畫面,要感謝陳致遠和鄭昌明兩名攝影機前的先輩,一會兒是致遠講笑話,一會兒又是昌明把球棒插在褲檔裡耍寶,讓現在氣氛輕鬆不少,不然拍到十一點半,真的是會累死人。

寫到這裡,細細碎碎地講了好多,由於這篇文章是分多天構成,很多感覺在下筆時已經忘了,只記得要感謝莊平、快樂媽不辭辛勞的拍攝、製作,讓職棒史上第一張職棒雜誌做的海報如期完工(快樂媽還整夜沒睡拚到天亮),姚主編給球迷的遺物,真的要感謝太多人了。

全站熱搜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