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回復記者身分的第一天,心情有些複雜。
一個月前才在「這是一場好比賽」中寫道,『不想再回頭當記者,畢竟對自己的人生進境幫助不大,話還是熱的,就掌了自己的嘴。』
我依然沒有向任何報社投遞履歷表,也許是天命安排,不得不吃下這個蘋果。
幾天前快樂媽問我離開職棒雜誌,會不會有點捨不得,我說:「不會,早設定兩年以內一定要離開。」真的如此嗎?老實說,到現在還有些懷疑。
從2001年6月到職棒雜誌,到2003年3月15日離職,一年九個月半,時間長度好似服役,生活的充實度,就像十二年前在馬祖日報一樣,當時從採訪、寫稿、攝影、照像打字、製版到送報,所有事情盡量親力親為,在職棒雜誌,也是能幫忙的儘量做,儘量和所有的人打成一片,認真且快樂地完成任務。
1990年8月2日,馬防部政戰主任黃少將親自開著小吉普車,到碼頭送我上船,這個肩膀上頂著星星的脾氣火爆的老頭,以前動不動就因為我不肯編反台獨版面,星夜飆車到馬報來,氣沖沖地說:「你這活老百姓,一定要關你警閉。」那天他也是飆車趕到福澳港,只為了塞張「陸軍獎狀」,他握了握我的手:「小子,謝謝你。」是啊,除了不碰統獨意識形態,姚子可以說是他的驕傲。
在職棒雜誌的「服役」期間,每個月總有一、兩個夜晚,伏在辦公桌前直到天明,每次看到快樂媽完成最後一頁完稿後,從滿臉倦容硬擠出的笑容,心中除了高興、滿足,有更多的是歉疚、鬆口氣和期待……,總算,我們曾在第237期創下一日銷完再版紀錄,251期在全家便利商店上架後三天賣完,到我任內最後一本的第252期,推出史無前例的兩聯盟六隊明星球員合拍的海報,發行量直逼職棒四年的黃金時期,也就是我接手主編時的三倍,雖然,職棒雜誌還有許多待改進的地方,還不夠專業、不夠精緻,但我要向讀者們說:「我們真的盡力了」。
此刻,我不敢說,姚子是職棒雜誌的驕傲,但對快樂媽、莊平、小賴,我要說聲:「謝謝你,你們辛苦了!」你們才是職棒雜誌的驕傲,我最感謝的人。
昨日,我穿著CPBL制服的最後一天,總機水晶晶、人事佳玲請我吃飯,下午美術組長老甘請我吃麵,快樂媽休假,還在我的手機留言送行,晚上賽務部范主任特地從新莊球場趕回來找我吃宵夜,近一週來,天天感受到聯盟同事友誼的溫馨,這一段歲月和馬報一樣,永遠都會記得。
職棒雜誌,再見了!對於你們,祝福……

    全站熱搜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