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廣公司陳楷:你覺得職棒球員新秀的簽約金合理嗎?既然要壓低新秀的月薪,簽約金一定要拉高。

林華韋:對對,這部份我忘記談,要肯定一位具潛力的新秀,就從簽約金來反映,到底是多少才是恰當的,我想交由市場機制和球團經營狀況來決定,顯然目前是偏低啦。

姚瑞宸:現在受代訓影響已偏低很多。

林華韋:代訓衍生的問題,我想大家都看到了,球員的權利確實有部分是受到影響。
新秀如果第一年就可以上一軍去表現,甚至可以拿到個人獎項,我想加薪個百分之兩百、三百都不會有人反對吧,如果是這樣更容易激起球員打拚的態度嘛,要徹底地利用這種競爭的因素,來帶動進步,不要當做是請公務員。

瘦菊子:我想日本年輕選手,他甲子園3年的紀錄會是他進入職棒簽約金的重要參考之一。

林華韋:除了紀錄之外還有現場觀看嘛。另外我們的選秀也有必要再做考量,目前不是正常做法,正常的是沒有報名制度的,報名制度只有在大家沒有球探的狀況下,聯盟來代勞,代他看。比如說王建民就好,他今天如果不報名,那要不要請他來打,如果報名是必備手續,一定要有人幫他報嘛,他如果動都不想動,那怎麼選,如果各隊都有球探就會變成競爭,但報名的頂多是漏網之魚嘛,如果各隊都有專人注意業餘、高中球員的話就沒有問題。

我倒認為役男是不是能打職棒的問題還要討論,既然都能到國外去打了,那國內為什麼要禁呢?這是一個很直接的想法,但有必要討論的地方。

姚瑞宸:目前業餘甲組,除了大學球隊外,真正的社會球隊只有合庫、台電,在替代役職棒代訓,二軍組成後,社會球隊在沒有兵源狀況下勢必慢慢架空,棒協未來可能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林華韋:棒協是對外比賽的一個窗口嘛,這是國際運動組織的現象,還是各有各負責的區塊,不會為了台電、合庫有沒有組球隊而改變,除非職棒代表人物也是中華棒協的理事長,就合而為一,不然還是要協來做這些事,世界各國都是這樣不是只有台灣的問題。

業餘球隊比較特殊是大部分是大學球隊,沒什麼什麼必要特別做劃分,有部分學校教練認為跟合庫、台電比賽不公平,他們像是半職業隊,學生還有課業問題,不是沒有道理,所以他們認為應該合庫、台電和國訓兩隊自己比賽。

聯合報賈亦珍:你很多講法在理想狀況,但我的想法不一樣,比如說月薪100萬啦、二軍啦,但你有沒有想到這個球隊的經營成本漲到多少,台灣市場能不能養得起這樣的球隊。

林華韋:這是很實際的問題,日本職棒目前就面臨這個問題,球員年薪暴增,球團經營不易,剛講的100萬月薪是舉例,意在要職棒符合市場經濟規模和市場大小,台灣市場如果永遠不起100萬的球員,那就這樣,但有些是可以做的,譬如說薪資結構的調整,也許現在養得起的球員是一個月50萬,那就應該給50萬啊。

再講到日本職棒現在的問題,是球員薪資太高,大部分球團維持吃力,再來球人數下降,他們耽心的一點是打棒球的學生、小孩人數降低,當看到人數降低就是棒球的時候了,幸好現在日本還沒有看到影響小學生打棒球的意願,高中球隊也沒有減少,但職棒比賽觀眾人數減少是不爭的事實,他們也是認為,可以把職棒看成是一種商品,商品也有一個生命周期,在衰退了,要想辦法檢討改進,不改變會愈來愈少人,是不是要減少到8隊或者10隊,現在是球員不肯啊,這要找出一個大家都能生存的平衡點。

林三豐:你可以參考美、日,美國職棒也是有大市場、小市場球隊,小市場球隊就不該去學大市場的做法嘛,現在就有一軍二軍並行,如果不能追求自由市場大魚時就該努力建構農場啊,老師你說要調整薪資結構,先養二軍的用前幾年的低薪去拚,再配合我多餘的錢找即戰力補起來,拚一個冠軍,如果過了就沒辦法,就等下去。

XXX:那你的意思,放在台灣是講澄清湖那隊永遠墊底,把球員養一養賣給那家飯店,那支飯店的都是STAR,票房每年都盈餘然後去買球員。

@@@:哈!飯店不像是大市場、大薪資結構的球團。

林華韋:我想如果他們有現實問題,當然不可能這樣走,但是我們總是要告訴他們正確的做法,如果一直和現狀妥協下去,我們難道沒有再往上走的空間嗎?一定有嘛,還是要提出一些應該怎麼做,就是理想上要怎麼做,告訴團老闆,至他們會知道可以再開發,經濟規模再大,最起碼可以考慮薪資規模不變 ,薪資結構來改變,至少可以剌激球員的上進心吧,這樣增進的花費在哪裡?目前資薪規模不大,差距是拉不大,還是要等到球員一直出來的時候才有辦法才做到,那時實力不夠,應該離開的人就該離開。

兄弟、興農目前能力有限,其他能做得更好的球隊,為什麼要配合他?(但八成的球迷是他們的)再輸幾年看看嘛,巨人隊最近球迷流失很多,以前興農球迷起先在哪裡,阿甘加入之後才有急速成長的啊,每位老闆都要有這種危機感啊!大榮鷹球迷又在哪裡?南海鷹以前沒有球迷啊?兄弟如果再輸幾年,問題就會浮現。
剛講調整薪資結構有部分球員就會不住,這是必然的,先決條件是有球員可以補,美國大部分球員10輪以後是沒有契約金可以拿的,500、1000交通費,大部分新球員簽約金的預算被前3輪拿走,後面約有90人是500、1000在拿,所以簽約金是視市場規模、經濟結構來拿,第1位可以拿多一點,第2位就沒有這麼高了,也許第5、6輪只有幾十萬。
到二軍如果缺人時,還是會找一些沒有簽約金的,你要不要拼看看,一定會有人願意的 。

另外,有一個問題請大家思考,有一天看到中天新聞「台灣棒球魂」報導台灣在大陸執教的我國前職棒球員,可能有點誤導無知大眾,因為有點扯到簽賭的問題,那些球員在台灣是被唾棄的,用「台灣棒球魂」這個標題可能誤導大家。
由於法律是講絕對證據的關係,法律可能判他們無罪比較高,但無罪是否就代表他們沒做,我想是不行吧,有沒有做過大家都曉得,那天我在A級教練講習就講,有些做過的球員也坐在那裡,我講,有做過這些事的人回饋棒壇的最好方式就是離開棒球,也許從其他領域的人來看,這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錯誤,但就運動領域來說這是不能原諒的,我衷心視福他們在其他領域獲得成功,如果他是我的好朋友,我跟他會還是朋友,但他要回到棒球界,我會跟他說你不適合了啦。
台灣媒體有些是不了解,竟用這代表台灣棒球精神種標題,我是覺得不適合,會造成什麼樣的負面效應,我不曉得。

接下來,再談台灣基層棒球的問題,有一些少棒組隊方式我不認同,他們從國小三、四年級就集中住宿,後來我曉得裡面有一半以上是社會邊緣家庭的小孩,裡面負有教化功能來帶這些小孩打球,那方式不一定對,譬如教室隨便弄幾張床在睡…因為這球隊單親居多,小孩子因父母要工作沒人帶,就丟進球隊,可以有人照顧。

我在思考,如果棒球運動都是這種家庭的小孩來打的話,棒球會變成怎麼樣,有沒有可能發展成高級知識分子的小孩來打,如果能發展成這樣,棒球才真正成功。
知識分子應該不每位老闆都要有這種危機感啊!會在乎他的小孩未來薪水能不能賺到100萬,會關心小孩受教育正不正常、成長或會不會因為打球影響其他的學習,教練的理念在哪?有沒有在教導他的孩子未,如果只在乎薪水有沒有100萬,那就只是把小孩不適合正常學習,就是放到球隊去,這條路走看看。

創作者介紹

獅子俱樂部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