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光叔的最後一天,他決定了嗎?

聯合報系將要五合一,發給他一張問券,不同意的請領資遣費,光叔在「不同意」上劃了押,簽了名交了上去。

今天是可以反悔的最後一天,我沒打聽光叔是不是聽同事朋友的勸,不要衝動,有沒有看懂老婆的臉色,多做考慮。

那夜在msn上,「妞妞的爸爸─新店光」突然改名為「天下無不散的筵席」,「黃金獵犬」驚覺不對,按了滑鼠key了「何出此歎?」令人印象深刻的對談不斷彈射而出。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我準備選擇「資遣」,先別張揚

黃金獵犬嗯,可是這樣不好吧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何為不好

黃金獵犬職棒圈已沒什麼好記者了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靠,什麼話

黃金獵犬但不知你有什麼安排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去做生意,我正在給賈霸寫信,請他原諒

黃金獵犬有門路了嗎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找到了

黃金獵犬好,幫你準備引退賽,記得要繞場一周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哈哈,不過同事們都很悲調

黃金獵犬其實這一步遲早要走的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晶文說,晚報編輯聽到我要走,都快哭了

黃金獵犬一定是個女人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我不知

黃金獵犬你…唉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靠,你想那裡去了

黃金獵犬很正常啊,你一定是不負責任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他們難過的是,聯合報淪落至此

黃金獵犬哈哈,下一個就是蘋果了。我不會為你悲傷啦,只是為職棒記者悲傷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因為報社發了一個「五合一」的調查表,問願不願意「五合一」,如果不願意,社方將予以資遺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我填了「不願意」而已

黃金獵犬也好,因為接下來將會變相減薪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沒錯,我還有精力,要去外面闖一闖

黃金獵犬去拚一下是對的,人生還很精彩呢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 yes, it is.

黃金獵犬學長你就先行一步,小弟兩年後跟上,我還有夢沒做完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新店光:為何要等兩年

黃金獵犬夢做了一半啊,只是在棒球圈我一定得做點事下來



接下來的對話,就是一個42歲的歐吉桑和38歲怪叔叔各自禪述自己未來的夢。我答應學長不洩露,老實說,我也不想公開自己的夢,免得被人笑狂妄、自大、不切實際或者耍白癡。

不過,就連有夢要尋的學長,都勸我該繼續耽下去,他要我第一、轉財經線繼續幹記者,第二、結婚,第三、騎驢找馬。

老實說,他對我的所有勸告都是對的,但我總是壓不住自己心中的那位「唐吉軻德」,哈哈,難道他心中就沒有「夢幻騎士」嗎?很好笑吧,吳靜吉在1980年寫了本暢銷書《青年的四個大夢》,不知在25年後有沒有續篇,《中年人愛做白日夢》覺得如何?

「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斗(鬥)」,孔老夫子在數千年前即有告誡,為何不聽老人言呢?

那是一種不甘心?

學長還有精力,要探尋遼闊的世界,我不甘於歲月的虛擲,非要搞點東西出來,不想帶著遣憾進棺材。

孔老夫子也是會說,他老人家要是不愛鬥,要不是有股子不甘心,會率領七十二子週遊列國?人吶,沒有走過,哪來甘心?孔夫子要是沒有「孔鏘」過,我就不信他天生就這麼會說教。

創作者介紹

獅子俱樂部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