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盧小小

日本是一個學長制非常嚴重的國家,這表現在棒球上更是明顯,學長講一句,學弟不敢說不,徹底服從到底,所以也養成了團結一致,注重團隊合作的精神,即使是第四棒強打者,在必要時教練還是會要他做犧牲觸擊,而強打者必會遵從到底。
只有在春訓時才可看到,一軍選手和二軍選手在一起練習,不過這也是只有一星期而已,一星期後立即又分開場地練習,等到紅白對抗時才有在一起練習。熱身賽一二軍各有熱身賽,只要狀況好隨時都會升上一軍。
正因為一二軍在一起時間很短,所以在春訓時常可看到學長戲弄學弟的場面,這些學弟就成了待宰的羔羊,即使生氣也只能幹在心裏,在這眾多選手當中以讀賣巨人的清原和博是最著名,清原在春訓時,即會常常從背後突然偷襲,或出奇不意往頭敲下去,學弟雖心有不甘,但也不能怎樣,只好在清原背後做鬼臉,像這些舉動都被電視台拍攝起來,還製作專輯成為特別節目播出,戲弄的程度可能會令外國人看了有點無法接受,在台灣人看來可能會以為是欺負和虐待,但是這在日本卻是屢見不鮮,不過欺負歸欺負,私底下學長對學弟的照顧也是很週到,自己的經驗不吝於教給學弟。
比賽之前不用教練來開會,二軍裏面有老的選手會幫教練帶年輕選手,教他們一些經驗,從比賽中獲取經驗,最常看到投捕手間的意見交換,賽後並請大家說出個人的心得,賽前老選手會要求年輕的一起開會研討今天的對手,尤其是投捕手的會議,由年長的投手和捕手主持,依據記錄和經驗法則,提出今天對方打擊手的習慣,擬出今天的配球方式;賽後大家再集合在一起,說出今天比賽的優缺點,並說出個人的看法和心得。這在台灣並不常見,以前頂多是大家在一起泡茶時,說出來研究罷了。
日本二軍這種的作法,使得年輕的選手,能在短期內進步,並養成自我反省,自我要求的心理,如此在往後的職棒生涯中,能有更大的進步,隨時保持最佳狀況,把最好的球技呈現在球迷眼前。
二軍開賽已經有三個月了,也看了許多的二軍的比賽,有不少的球員在二軍中力爭上游,現已在一軍中活躍,像現在西武的外籍選手在阪神二軍一直沒有機會上一軍,但是當換到西武後,表現就一直很好,還有大榮的寺原也是在二軍待了一陣子才升上一軍的,還有西武的張誌家也是在二軍出賽後才上一軍,松阪和許銘傑現在受傷降到二軍好好休養並保持訓練,一軍在場上的球員隨時隨地保持最佳狀況,把最好的球技表現給球迷觀賞,而不是一些老弱殘兵在場上表演。
看到日本球團是如何培育年輕的一代,也看到了經驗是如何傳承,真希望台灣的職棒也能像這樣,這樣就不會有斷層出現,也會把最好的球技表現給球迷看。
現在台灣的狀況讓人感覺到政府機關撿現成的意味相當濃厚,等有成績了就到處邀功,基層的棒球基本上是教練和學校方面的熱誠參與才有現在的成績,但是台灣有兵役的問題,國訓隊只有二、三十名選手可進入,其他年輕好手只好成為遺珠之憾,退伍後只好往別的方向前進,其實職棒要好就要自己成立二軍,訓練出一些好的選手,可是職棒球團在小本經營的概念和限制下,還是和政府一樣等著撿現成,球團處於被動的狀態,這幾年說實在的台灣職棒進步還真慢,新人備出可是論球技經驗(還談不上稱職的職業選手)還是很嫩,每年都是所謂的即戰力選手,但是職棒還是很講究球技和經驗的運動,一個成熟的職業球員大多需要三年到五年的時間去養成,所謂即戰力選手,也是無法馬上就在一軍上場,只有少數天才型的選手才有辦法在第一年即有所表現,像鈴木一朗也是在二軍裏待了二年才開始大放異彩的,即使在美國也是如此,而台灣這幾年幾乎都有所謂即戰力選手,但是每年都在操新兵,球賽有什麼精彩,這樣對得起廣大的球迷嗎?
  
文:盧小小

日本是一個學長制非常嚴重的國家,這表現在棒球上更是明顯,學長講一句,學弟不敢說不,徹底服從到底,所以也養成了團結一致,注重團隊合作的精神,即使是第四棒強打者,在必要時教練還是會要他做犧牲觸擊,而強打者必會遵從到底。
只有在春訓時才可看到,一軍選手和二軍選手在一起練習,不過這也是只有一星期而已,一星期後立即又分開場地練習,等到紅白對抗時才有在一起練習。熱身賽一二軍各有熱身賽,只要狀況好隨時都會升上一軍。
正因為一二軍在一起時間很短,所以在春訓時常可看到學長戲弄學弟的場面,這些學弟就成了待宰的羔羊,即使生氣也只能幹在心裏,在這眾多選手當中以讀賣巨人的清原和博是最著名,清原在春訓時,即會常常從背後突然偷襲,或出奇不意往頭敲下去,學弟雖心有不甘,但也不能怎樣,只好在清原背後做鬼臉,像這些舉動都被電視台拍攝起來,還製作專輯成為特別節目播出,戲弄的程度可能會令外國人看了有點無法接受,在台灣人看來可能會以為是欺負和虐待,但是這在日本卻是屢見不鮮,不過欺負歸欺負,私底下學長對學弟的照顧也是很週到,自己的經驗不吝於教給學弟。
比賽之前不用教練來開會,二軍裏面有老的選手會幫教練帶年輕選手,教他們一些經驗,從比賽中獲取經驗,最常看到投捕手間的意見交換,賽後並請大家說出個人的心得,賽前老選手會要求年輕的一起開會研討今天的對手,尤其是投捕手的會議,由年長的投手和捕手主持,依據記錄和經驗法則,提出今天對方打擊手的習慣,擬出今天的配球方式;賽後大家再集合在一起,說出今天比賽的優缺點,並說出個人的看法和心得。這在台灣並不常見,以前頂多是大家在一起泡茶時,說出來研究罷了。
日本二軍這種的作法,使得年輕的選手,能在短期內進步,並養成自我反省,自我要求的心理,如此在往後的職棒生涯中,能有更大的進步,隨時保持最佳狀況,把最好的球技呈現在球迷眼前。
二軍開賽已經有三個月了,也看了許多的二軍的比賽,有不少的球員在二軍中力爭上游,現已在一軍中活躍,像現在西武的外籍選手在阪神二軍一直沒有機會上一軍,但是當換到西武後,表現就一直很好,還有大榮的寺原也是在二軍待了一陣子才升上一軍的,還有西武的張誌家也是在二軍出賽後才上一軍,松阪和許銘傑現在受傷降到二軍好好休養並保持訓練,一軍在場上的球員隨時隨地保持最佳狀況,把最好的球技表現給球迷觀賞,而不是一些老弱殘兵在場上表演。
看到日本球團是如何培育年輕的一代,也看到了經驗是如何傳承,真希望台灣的職棒也能像這樣,這樣就不會有斷層出現,也會把最好的球技表現給球迷看。
現在台灣的狀況讓人感覺到政府機關撿現成的意味相當濃厚,等有成績了就到處邀功,基層的棒球基本上是教練和學校方面的熱誠參與才有現在的成績,但是台灣有兵役的問題,國訓隊只有二、三十名選手可進入,其他年輕好手只好成為遺珠之憾,退伍後只好往別的方向前進,其實職棒要好就要自己成立二軍,訓練出一些好的選手,可是職棒球團在小本經營的概念和限制下,還是和政府一樣等著撿現成,球團處於被動的狀態,這幾年說實在的台灣職棒進步還真慢,新人備出可是論球技經驗(還談不上稱職的職業選手)還是很嫩,每年都是所謂的即戰力選手,但是職棒還是很講究球技和經驗的運動,一個成熟的職業球員大多需要三年到五年的時間去養成,所謂即戰力選手,也是無法馬上就在一軍上場,只有少數天才型的選手才有辦法在第一年即有所表現,像鈴木一朗也是在二軍裏待了二年才開始大放異彩的,即使在美國也是如此,而台灣這幾年幾乎都有所謂即戰力選手,但是每年都在操新兵,球賽有什麼精彩,這樣對得起廣大的球迷嗎?

全站熱搜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