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走到宇宙的中心,你只會聽到一種聲音,那就是笑聲。」.(Joyce)

下班後,看了一部近似紀錄片的電影──《三人行幕後故事》,故事結束後,現已年過半百,眼角布滿魚尾紋的《三人行》女主角之Joyce(飾珍娜)現身說了一席話,讓我印象深刻,想把它保存下來。



Joyce原本只是舞台劇演員,1977abc(美國廣播公司)開拍一部「假男同性戀」與2名美女同宿一間公寓的有趣故事,找她演其中的黑髮美女,其他兩個角色分別是金髮美女Susam和假的男同性戀Jack(劇中角色名字)



《三人行》曾紅極一時,為abc創造收視奇蹟,連股價都為之上揚,但在上映的8年內發生了不少事,主角要求加薪、缺席、挖角、商業競爭和隨之而來的各種詆毀和壓力,才是《三人行幕後故事》交待的焦點。



Joyce說,儘管如此,每當演出時,他們心中只有一種感覺,就是興奮,把快樂帶給別人,讓自己也快樂,那8年時光,他們是全好萊塢最快樂最幸運的人。

就是如此,記得你做每一件事的原始初衷嗎?那個促使你向前進發的力量。

2天前志偉在msn中告訴我,「心情很不好」。

我立即撥了個電話給他,志偉告訴我,他手傷好了,今年終於可以上場投球了,為了想好好地施展身手,他在暑假的時候特地回龍潭參加兄弟象隊的二軍訓練,向中込伸請教各種投球技巧和觀念。



當他信心滿滿地回到嘉大站上投手丘,失望隨之而來,「姚主任,你知道有多少人期待我嗎?有多少人幫我爭取這個機會?我很有信心投好,但一站上投手丘就是投不出來。」



我告訴志偉,那是因為他給自己太多壓力,太求好心切了,他賦予了手中這顆球太多東西,太沉重的球是旋轉不起來的。



「你還記得當初為什麼要打棒球嗎?還記得第一次和棒球接觸的那種感覺。」我告訴志偉:「那應該是種喜歡,是種快樂,你要喚起這種記憶,享受這種感覺,也只要有這種感覺。」



志偉當初的確是因為喜歡、快樂才愛上棒球這個運動,但如今棒球對他來說,代表了很多複雜的東西,希望、未來和許許多多的情感寄託,有了投資,多做投入,有了期待之後,一切不再單純,開始沈重、遲滯,絲毫輕鬆不起來。



我拿自己過去十年的經驗告訴志偉,在過程中要用盡所有的努力去做準備,不要輕易地饒恕自己,施展之際就交給上天吧,記住最初的心情,用玩的心態去面對,「如果你曾努力,也盡過力,到最後還是不成功,也沒什麼了,你不會怪自己,也不會遺憾,因為你努力過了。」我跟他說最後的成敗不是真的那麼重要,重要的是過程,只要有努力過一定會留下痕跡,會在你不知道的那一天,在你的人生中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跟他說,這個過程對我來說,叫開竅。對其他人是什麼,我不知道,因為意想不到。

我也跟志偉強調,得失之間心情調適,這種東西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我在過去10年內曾經做到過,不代表以後一體適用,只希望這席話對他有用。



志偉跟我說:「主任,我知道,我現在懂了,也許明天碰到狀況我還是又會一樣,但我很感激你跟我說這些。」



其實,豈止是志偉,我自己都是一樣,對於棒球或新聞工作,投入之際是充滿憧憬和理想的,10餘年來心緒起令不定,幾度揮抽揚長自許瀟灑,也曾輾轉難眠不知何所終,最初的堅持曾經是我的煎熬。



至少,面對工作我從不曾輕鬆過,無論札幌亞錦賽、荷蘭世界盃都是戰戰兢兢,睡前思考明日工作,天沒亮就已起床,至於職棒雜誌時期,每個月幾次徹夜未眠是常有的事,對志偉說的話,真是說起來容易……。



Joyce在時隔20年之後再憶《三人行》回憶是甘美的,她最深刻的記憶是快樂,深信宇宙中心唯一的聲音是笑聲,那是她的出發,她最初的心情。



我們在投入之初,記憶中也是笑聲,希望日後回憶,也是甜美的。



 

 

全站熱搜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