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日中午和棒協秘書長林宗成,東哥、羅妹妹一起午餐,要為我們一起編輯出版的洲際盃秩序冊做個收尾動作。


 

在東哥要求下,秘書長慨然應允提前付款給趕工的美編,不至讓我為難,同時要給我一萬元的策劃執行費用,我婉拒,他轉而捐贈給聯誼會,這會兒我無法再拒絕,畢竟聯誼會公款所剩不到兩萬元,到明年初交接前還有些活動要辦。


 

公事交待告一段落,秘書長問我:「民生報停刊了你知嗎?」


 

我轉頭看東哥,他尷尬地微笑,舉起杯輕啜一口啤酒。


 

「不知,什麼時候的事?」


 

「剛通知的,我等一下要回報社開會,下午王建民的記者都不用去了。」


 

點了兩瓶啤酒,管他下午要不要上班,舉起酒杯敬了東哥。


 

他是個強調尊嚴的獅子座中年男子,我也是。不擅安慰,幾杯酒,代表這些年的感謝、對民生報的遺憾,希望稍減面前這中年男子未來的不安……


 

20013月,亞洲棒球錦標賽還在新莊廝拼,大成報突然宣布停刊,許久不曾聯絡的老友紛紛打電話來,有的安慰,有的是來跑新聞。我強自鎮定,不想讓不安襲上胸臆,畢竟事實無法改變,悲、憤、哀、怨都於事無補,但還要挪出心神應對外界的詢問、關切,臉上得帶著微笑、自信……


 

那天,東哥帶著我和羅妹妹到大龍峒飲酒,對於我的遭遇和不定的未來,他也只能用幾杯酒代表祝福,當時的我不擅飲酒,東哥,喝得比我還多。


 

6年後,同樣舉起酒杯,角色互異,他喝得不多,苦酒難以下嚥。

大成報停刊時我才32歲,無妻無子,年輕人可再重頭打拼,而今東哥已年屆不惑,二度就業更為不易,家中有老婆和兩個小孩嗷嗷待哺,放下酒杯後嘴角硬挺出倔強的微笑。


 

一周來,為民生5老的未來在檯面下奔走。能力和人脈有限,棒球組5人中我能幫得上忙大概只有2人,最後成功的能有幾人,真的沒有把握。


 

前晚又知聯合報學長「新店光」被迫離職的消息後,與聯合報、晚報棒球線的大哥大姊、民生報雄哥、惠民哥齊聚遼寧街夜市,一箱有餘的玻璃瓶堵塞走道後,淚水奪眶而出,醉了……,再也忍不住隱在胸中的悲、憤、哀、怨。


 

一年多來,報業蕭條,原本熱鬧滾滾的棒球記者同業們,一個個消失了。


 

《麗台運動報》停刊,蔡JOLIN赴英國唸書,記者室再聽不到她「人家是個D」的笑聲。《HIT 職棒迷》下架,棒球期刊市場少了個有內容的刊物,聯誼會失蹤了憂鬱少年賴德剛。《台灣日報》收攤,跑了13年的小麗玉只好回家顧小孩,在此前她已有半年沒領到薪水了。


 

王翔向《自由時報》瀟灑揮衣袖,郭羿婕離開《職業棒球》雜誌,此番《民生報》遽然停刊,棒球記者菁英已所剩無幾。此番慘狀一如6年前《大成體育報》收攤時,或者,更慘(參閱《體育媒體的U反轉》)

 


 

《民生報》停刊是被《蘋果日報》擊倒嗎?是民生記者不如蘋果優秀嗎?我真的不如此認為,至少自認不比民生五老優秀,就棒球報導和觀點而言,得加強的地方還很多。


 

「物必自腐而蟲生」,《民生報》之所以銷量大減,是因為沒有掌握好社會的趨勢脈動,扛著28年的陳舊歷史包袱,轉身、應變都顯得沈重而遲緩,敗仗關鍵在於決策不當,和第一線的記者無關。

 


 

民生報停刊的隔天,網路城邦布落格裡出現了留言

聯合報系的不幸正是敵方陣營割喉的輝煌戰果問題是......

聯合報系的不幸!

 

恐怕"綠黨""自由"(非蘋果或中時)

 

真的會笑掉大牙!

 

這場生死戰役,

 

第一線作戰的"士兵們"全軍覆沒了!!!

 

擬定戰略與戰術的"敗將們"

 

卻上報敗戰歸因於"大環境因素"?!

 

可笑的是上上層竟然也相信!!!

 

什麼是"大環境因素"???

 

論既有版圖!

 

論後方作戰條件與資源!

 

論第一線"兵士"的素質與戰鬥意志,

 

哪一項輸人?

 

恐怕全天下不會有人相信是敗在"大環境因素"之下!

 

蘋果不也是處在這個"大環境"嗎?

 

我們這些旁觀者認為:

 

敗戰之因在於高位者天天享受著"玩權力的遊戲"

 

終日活在"一呼四應的快感中"

 

尾隨的"愛將"又不是"戰將"的料!卻偏偏執掌兵符!

 

那些昔日戰功彪炳.人脈豐沛的戰將,

 

一一遭逐出門戶或打入冷牢!

 

這種反淘汰的作為,

 

如果還可以打仗才真的有鬼!

 

讓敵方陣營樂不可支的是:

 

這些"敗將"不但棄"士兵"於不顧!

 

且正承蒙高層寵幸,大搖大擺的在大後方"享用資源"......

 


 

 

 


 

 


 

苦幹實幹雖未必撤職查辦,但大混小混吹捧拍馬,大多可以一帆風順,這是我工作十餘年來的心得,多少單位,都有類似的現象,這是所謂的辦公室文化?還是台灣社會生態?


 

可悲的是為理想執著十幾年之後,換來的是不確定的人生。在專業領域,他們是業界的翹楚,在記者崗位上暮鼓晨鐘般進言、耕耘,驟然遇此轉折五味雜陳,豈是一個「悶」字可以形容。即使,心裡都明白,這一天早晚到來。


 

去年國立體院楊東遠先生為畢業論文《運動新聞從業人員之專業素養:內涵、養成教育與資訊》曾採訪我,其中有一段可說是一語成箴:

就問券結果來看,「專業承諾」的重要性偏低,就運動新聞業這個需要投注熱情的工作裡,是否是個不好的現象呢?請談談您的看法。

 

蘋果日報體育中心記者 姚瑞宸:

 

我個人認為,運動的範圍比較窄,只要是跟人有關的,其實你都可以去關懷,不要說只拘泥在特定項目如:棒球、籃球啊!關於專業承諾其實要看你對自己生活目的的界定,如果你有家庭要養,你當一個記者能滿足嗎?這是必須考慮的。

 

另一個問題是,當你40歲時,你做的工作是和20歲的人年輕人是一樣的時候,你做得未必會比他好,但是你動力輸給他時,你的競爭條件就不利,而且你的薪水會比那些年輕人高很多,所以就老闆來看,他會想要哪一個呢?因此記者其實跟職業球員一樣的,當你年紀越大、薪水越多、名氣越高的時候,若你沒有做好人生規劃,在客觀的環境條件下,是會被淘汰的。記者沒有辦法能夠像童子軍一樣,有一日童子軍終身童子軍的承諾。

 


 

40幾歲的老記者真的不好用嗎?未必,而是這批資深戰將,見識、功力都不輸給掌權者時,就可能面對遭冷凍、鬥爭的風險。有人選擇趨炎附勢,有人俯首甘為孺子牛,有人隳墮志氣隨波逐流,不為五斗米折腰,掛冠低吟『歸去來賦』的也有,但在生存壓力下,看看老婆、小孩的臉,檢視存款薄和貸款數字後,有人放軟身段自我解嘲,有時人性也得被迫扭曲。


 

又一個人生的十字路口,過往的十幾年,我向你們致敬,在燈號轉換之際為你們祝福,走過十字路口後的漫漫長路,希望你們也多加油。也希望自己邁向下一路口時,能夠放得下,忘得了……學會你們的瀟灑自在。

 

在此向《民生報》張文雄、王惠民、方正東、梁峰榮、婁靖平、《聯合報晚》吳育光致敬。 

 

全站熱搜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