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記者要受過基本的新聞專業實務訓練?(重要性4.00,四分位差1)


棒球作家 瘦菊子:


學校所學的新聞實務通常跟不上媒體科技的變遷,我當初在世新所學的,等我一進報社工作,學校教的已落伍。所以我不認為在學校接受過基本的實務訓練是必要的。




蘋果日報體育中心記者 姚瑞宸:


因為很多主客觀條件的改變,第一是工作需求的暴增,造成新聞專業人才的供需不平衡,供不應求,人才需要量倍增,造成專業被稀釋,量變造成質變。現在工作機會大量增多,報紙變多、電視台變多,媒體之間的競爭變強,但新聞專業人才本身沒有同比例增加或功力更強,在生存競爭的壓力下,能賺錢的新聞才是好新聞,於是噱頭高於新聞原則,美貌勝過專業。


第二是傳播方式的改變,以前我們在唸新聞學的時候,傳播平台只有報紙、廣播、電視和電影,現在完全不同了,新聞傳播不再是被少數壟斷的,媒體有愈來愈多的趨向是跟隨著小眾傳播而起舞,代表小眾力量的迅速提昇,足以顛覆過往的任何傳播理論。




仁宇運動科技網路暨多媒體事業處主編 林永富:


至於要受過基本的新聞專業實務訓練,這個在學校不一定需要,因為目前的許多運動新聞從業人員並不是本科系的,有了一些新聞的基本概念的話,再經過初步的訓練,應該就可以在工作上應付了。




要時時宣揚運動的價值觀,例如公平競爭、團隊合作等? (重要性3.94,四分位差1)


蘋果日報體育中心記者 姚瑞宸:


記者是有社會使命感沒錯,但不應刻意服膺於某種意識型態。團隊意識本身是一種集體主義,比賽是不是一定要強調這個?我想不一定是等號,是必需但非必要,我想運動就是運動,不必有刻意的或太深刻的函意,運動本身是單純的。




問題二、就問券結果來看,養成教育中的「學校教育」這個面向重要性比「在職訓練」與「自我充實」都來得低,您是否同意這樣的結果?請談談您的看法。




蘋果日報體育中心記者 姚瑞宸:


我個人是不同意。我覺得如果有接受過新聞教育,會自己能夠發覺到跟沒有接受過新聞教育的人是不一樣的,那些會填選不重要的人,可能是因為以個人生存原則跟經驗法則來看,所以學校教育重不重要是有必要來討論的。


我們可以由目前新聞素質與水準來反映出學校教育到底重不重要,有些人就是會認為反正可以進入這行工作,這樣也可以過生活,在工作上可以應付得來,有沒有接受學校教育就不是那麼的重要了。


但是問題就出在這裡,沒有接受過新聞教育的新聞從業人員,他對新聞是否有正確認知是會影響新聞品質的。




中國電視公司體育記者 周立里:


我的看法是,學校不論是新聞教育或是體育科系在學校的教育,在畢業之後應用在職場上的中間並不是等號,換句話說,學校教育相當的失敗,無法運用在職場上,以至於踏入職場上一切都是重新開始學習,至於學校教育只能說是作為理念與原則大體上的掌握,但是學校並沒有教導如何在職場上應該要有的能力,這些能力學校並沒有教,換句話說,學校教育應該要改進。


我的建議,不論是新聞系或是體育系,應該要多多利用寒暑假,增加學生見習或實習的機會,這樣學生才能夠在實質上遇到的問題回學校時反映給老師,這就讓學校教育更具有實務面,這是目前學校教育比較差的地方。換句話說,所有謀職的人,運動新聞從業人員在他進入到業界的第一天就猶如他人生的新開始,這就等於否定了學校教育。




問題三、就問券結果來看,「專業承諾」的重要性偏低,就運動新聞業這個需要投注熱情的工作裡,是否是個不好的現象呢?請談談您的看法。


蘋果日報體育中心記者 姚瑞宸:


我個人認為,運動的範圍比較窄,只要是跟人有關的,其實你都可以去關懷,不要說只拘泥在特定項目如:棒球、籃球啊!關於專業承諾其實要看你對自己生活目的的界定,如果你有家庭要養,你當一個記者能滿足嗎?這是必須考慮的。


另一個問題是,當你40歲時,你做的工作是和20歲的人年輕人是一樣的時候,你做得未必會比他好,但是你動力輸給他時,你的競爭條件就不利,而且你的薪水會比那些年輕人高很多,所以就老闆來看,他會想要哪一個呢?因此記者其實跟職業球員一樣的,當你年紀越大、薪水越多、名氣越高的時候,若你沒有做好人生規劃,在客觀的環境條件下,是會被淘汰的。記者沒有辦法能夠像童子軍一樣,有一日童子軍終身童子軍的承諾。




仁宇運動科技網路暨多媒體事業處主編 林永富:


這應該是和目前台灣的環境有關係,所以才會有人不會把運動新聞的工作當作一生的志業與生涯規劃,這方面是要考量現實層面的,因為現在包括很多不確定性,跟以前比起來現在比較不景氣,所以也可能要隨時準備好轉業的可能性。


除了市場以外,另外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要看這個新聞媒體對於體育新聞這一部分是否重視,我想除了運動專業台之外,其他綜合電視台對於體育其實都是花錢的單位,而且回收很少,以目前的情況來講,有線電視在台灣普遍發展,既然ESPN這種國際的運動專業頻道,跟我們台灣的電視台比很容易可以得到更多的運動資訊的話,自然而然,這些綜合電視台對體育就可能更不重視,更不願意去花錢,所以以商業角度來考量的話,他就有可能裁撤或犧牲掉體育組的人員,這些新聞從業人員日後還能有什麼多高的承諾呢?




問題四、就問券結果來看,「專業自主」的重要性不高,是否因為從業人員都會受到內部組織文化、上級壓力以及外部環境的影響呢?請談談您的看法。


蘋果日報體育中心記者 姚瑞宸:


當記者是社會良心,但同時你也是人家的員工,拿人家的薪水,這時候你心裡拿捏的尺度在哪裡?就我個人角度來看,因為我當過長官能夠理解,當上司的壓力與責任比較大,下屬有時通常比較不容易瞭解,因此當下屬最好是能夠盡量配合。我個人雖然年輕時會比較堅持自己的意見,但隨著年紀漸漸增長,扮演的角色不同,會去瞭解與上司溝通的重要性,下屬也不該一直去為難上司,因為各有各的壓力。




仁宇運動科技網路暨多媒體事業處主編 林永富:


我覺得你很難有自己的意見,尤其現在整個大環境不是很好的情況下,你就更難去堅持自己的意見,以前我在報社的時候,報社就曾經列出一堆這是我們的廠商名單,能夠不去碰就盡量不去碰,當然不只是說在體育組,整個報社跟大環境都會有這樣的問題。


所以我們要怎麼去用我們的角度,如果碰到廠商或廣告主有負面新聞時,要去考量怎麼處理,這要以長官的決定為主,不是我們記者能決定的,特別是當你很堅持的時候,自主與飯碗,你怎麼選擇?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所以一般是能妥協或協商出好角度出來的話,可能就是淡化處理之類的,盡量把傷害降到最低。除非你有十足的把握,證據確鑿,而且其他新聞媒體單位也都有一樣的角度立場去做的話,否則你是很難以一個記者身分去撼動大環境的。




問題五、透過網路使用的資訊來源,對於新聞從業人員的工作一來說似乎也越來越有其影響力,您認為這樣的發展趨勢是好還是壞?請談談您的看法。


蘋果日報體育中心記者 姚瑞宸:


網路我覺得絕對只能是參考啦!如果你把他當依據的話,你就失去了身為一個媒體傳播者應該有的角色了,你要讓別人信服你,你應該要更用功,而不是僅僅從網路上得知消息來寫,因為網路上的東西你絕對無從求證,你沒有自己去採訪,怎麼能寫出身為一個媒體傳播者價值的報導。記者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不見得只看比賽、電視或網路消息,只用眼、手跑新聞是很遜的。(待續)


 

 

 

 

 

 

 

 

 

 

 

    全站熱搜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