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接到阿鈣的電話,才知道刊於《職業棒球》雜誌的拙著「從新開始,從心開始」,為他帶來困擾。

經過溝通後,我想應該是採訪時表達方式和語意傳達的落差造成了誤解。

寫這篇文章,原只想透過郭建成和阿鈣的例子,告訴球員們,只要踏錯了一步,就將沉淪無間地嶽不得超生。即使服滿刑期,心中的虧欠和陰影也永世揮之不去。

文中沒有寫的是,我無法想像,涉案球員們的子女,長大後將如何面對父親所做的一切?

經過幾年的採訪、相處,我認識的阿鈣是個深愛棒球、毅力過人,同時又極為單純,涉世未深又容易鑽牛角尖的球員。

我不是法官、檢查官,沒有舉證能力,無法從法律或客觀事實上,證明任何人是否曾經放水,但根據長期的觀察、瞭解,從主觀情感出發,我願意相信廖于誠所說,他從不曾放水、打假球。

拙著中要表達的是,在目前的環境下,無論司法、治安和棒球各個層面,都無法供球員完全安全的環境,這也是阿鈣在接受我採訪時強調的:「如果再發生一次,他還是不知該怎麼辦。」

至於文中所述「還是會先把錢收下」,應是電話中語意的誤解,是我落筆時沒有仔細推敲思量,一時不慎造成大家對阿鈣的誤解。

對此造成廖于誠的困擾,我願澄清並道歉。更希望以後不再有類似阿鈣這種令人傷心的案例再度發生。

 

姚瑞宸

全站熱搜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