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中信鯨人事更迭頻仍,球團必須在總經理、總教練之間做出選擇,有一個人必須為戰績負責下台。


前年是林敏政和徐生明的大鬥法,兩人在董事長羅聯福面前施展絕學,招數之熱鬧不輸今日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結果,也和這個初選一樣大爆冷門,一路被看好的徐生明被迫交出兵符,以副總經理之名走完他與中信鯨合約的最後一年。

隨之李來發「復辟」,從日本找來紫田猛,搭上原有的
井上修
和新任投手教練謝長亨,組成一個「東洋政權」(教練團成員,除黃煚隆外都有日本背景)。

去年中信戰績持續不振,在謠傳解散球隊之際,母企業中信金控又碰到前所未有的政治風暴,這隻在中華職棒一直扮演「冷場」角色的大魚,奇蹟似地又活了下來。總經理VS 總教練的「俄羅斯輪盤」遊戲,智計過人的徐生明尚不是林敏政的對手,何況是林敏政的學生李來發。重回二軍教練職缺正是他臥薪去處。

按例,我在每年球季結束後,都會在農曆春節前後全省南北巡迴地採訪各隊春訓。

在雲林斗六棒球場看到的中信鯨隊,氣象果然煥然一新,跟其他五隊相比,士氣果然是「前所未有的高昂」,教練、球員們不諱言,這是擺脫李來發和日本教練之後的反彈,大家練起球來格外開心、認真,氣氛也頂好。球季開打後的第一個月,中信鯨戰績一路長紅,與投手戰力居六隊之冠,球員們和新任總教練謝長亨仍處於蜜月期有關。最有趣地莫過於有球員說:「每個人都很害怕下二軍調整。」因為到二軍,他們又會碰到李來發。

寫這段文字的意思,不是說日本教練或李來發有多不好,而是想表示,球員、教練之間如果溝通不良,氣氛不佳對戰績的影響,一旦這種狀況改變之後,戰績一定會拉出一段小紅盤,從中信到統一都是如此。

大橋風格改變的關鍵,據了解,是從網羅井上修到統一獅隊當首席教練開始。大橋和井上在日本原就是舊識,井上離開中信之後,老朋友大橋向獅隊推荐,統一球團尊重總教練的需求,答應以「首席教練」名義聘請井上修,連同投手教練酒井光次郎在內,變成了一個次級團體,領導統一獅隊的日本教練團。

按理說,井上、酒井在台灣七、八年了,應該很了解台灣的棒球是怎麼回事,應該是大橋總教練的良弼才對。

在某種層面上來說的確是,沒有語言溝通的隔閡,總教練的意識更容易傳達出去。

但同時,三名日本教練對台灣棒球的負面認知也在此匯集,原本的體諒包容慢慢積成不滿的情緒和抱怨,他們開始採用自己認知標準,甚至日本職棒標準來要求遭周的球員,甚至球團。

從非官方管道得知,大橋對統一球團不滿的理由包括:領隊太寵球員、跟球員感情太好,球團給球員的薪水太高。

至於跟球員之間的磨擦,詳情不甚明瞭,只知球員每天都挨罵。那段日子多多少少已見諸媒體,大家看得到的就是獅隊諸多名將被降下二軍或自願下二軍調整,沒有人願意再為大橋打拼。
創作者介紹

獅子俱樂部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