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日本採訪,不是生手,早在10餘年前,好像是TVIS開台前一年,在T台招待,在陳潤波老師和梁功斌領軍下,第一次到日本採訪,那次在名古屋球場看到了大郭、陳大豐和剛回到中日龍隊的野中尊制,難忘在。也在神戶綠地球場,親眼目睹了佐藤義則對西武獅隊創下「最高齡投手完投勝」紀錄,首度親睹了鈴木一朗的風采和魅力,更暢快遊覽了落「櫻」繽紛的大阪城。

之後,曾赴名古屋巨蛋採訪郭源治引退賽,再度看到鈴木一朗,隨大郭感性繞場垂淚之後,最深刻的記憶是─呼呼大睡(日本職棒比賽真的冗長又無聊),接著和曾文誠、黃麗華等人去參觀還末完工的大阪巨蛋,在琵琶湖畔和當時的和信鯨領隊陳雨鑫(現體委會副主委)、三商虎領隊陳玉書共寢一室,難忘陳雨鑫泡湯時敞開四肢、大聲亂叫的狂態和自己因裸露感到的困窘。

好像是1999年吧,自費到日本旅遊,目的地是豪斯登堡,在福岡碰到大榮鷹隊封王戰,只記得松中信彥打得出奇地好。離境時在福岡機場,突然有人打招呼,原來是還在別府大學唸書的沈鈺傑。那次印象最深刻的是,刻意戒菸的結果,造成情緒控制不佳,第5天動不動的就發脾氣。


2003福岡大榮鷹封王,鷹迷於場外瘋狂慶祝

2003年隨中華隊再度來到日本,很巧的是,剛到福岡不久就碰到大榮鷹達成三連霸,為當時緯來棒球周報製作人廖以容大量採購紀念商品,數日後在海鷹飯店大廳碰到要向老闆報告,想落跑去打大聯盟的井口資仁。

在福岡練球一周間,每日一大早隨中華隊鑽進海鷹飯店的地下停車場,走出「坑道」時福岡巨蛋球場在眼前豁然開朗,如此日復一日,所以若問福岡長什麼樣子,印象中只有飯店─停車場─走道和巨蛋。

一周後再隨中華隊飛赴札幌,亞錦賽一個禮拜比賽期間,同樣是飯店─地鐵─札幌巨蛋,每天昔上6點就起床準備資料,然後開始採訪,午夜收工時通常還沒有吃飯,唯一還開著的餐廳是巨蛋對面的牛丼,我們每天都要報到的地方。


2003札幌亞錦賽慶功宴

這次印象深刻的是,寫了不少自認不錯的報導,和張家、王建民……等人更熟絡,認識臨時從業餘中華隊徵召的林恩宇。因為中華隊意外擊敗韓國,奪得雅典奧運參賽權,每天發稿量數以萬字,操勞程度前所未有,肩、背、頸、頭痛的毛病從此而發迄今未癒,憾恨的是……若不是恰恰在慶功宴時,找我喝了兩杯,延席將散之際,緯來的美女主播簡政光(現在台視)找我合照,應該是有機會吃到帝王蟹的……氣人的是回飯店時,北陽拿著橇帝王蟹的專用食器跟我炫耀。


2006亞職大賽,在東京巨蛋內與「信將」林信彰老師合影

上一次到日本採訪,就是去年的亞洲職棒大賽。因為住在巨蛋飯店,所以那個禮拜還是一樣,每天巨蛋─巨蛋飯店,唯一去過地方,是隨北陽到新宿的百貨公司為他老婆採購膠原蛋白。印象深刻的是,慶功宴時和趙守博、劉保佑同桌而坐,被兩人灌了不少酒。

2006亞職大賽前夕,於東京巨蛋接受韓國KBS電視台採訪。

等一下,就要展開第一次「不跟團」、「不定點」、抵達目的地的乘車方式「不清楚」、遊戲規則「不了解」、除了旅日台灣球員以外「沒交情」、接觸對象所講的語言「聽不懂」、能不能寫什麼樣不同的東西「沒把握」,回來要不要遞辭呈「不知道」的日本職棒採訪之旅了。

創作者介紹

獅子俱樂部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東
  • <p>姚大哥
    <p>祝你寫出「不一樣」的優質報導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