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後東摸摸、西找找,是老毛病了。

第一個找的是眼鏡

右手向後一摸……

如果沒有,又得像瞎子一樣,十指攤平在房內搜索,反正早安排了三副眼鏡在房內,就算通通突槌,還有隱形眼鏡備用,假性失明機率不高。

出門後常發現漏了什麼沒帶。

手機排名第一,潛意識裡不太喜歡這位老兄,鈴響常引來心煩意亂,接通後傳出的聲音通常也不會讓人心情愉悅,自己呢,也不會主動聯絡什麼親朋好友。所以,一個禮拜有兩、三天沒帶手機或忘了充電算是正常,不會有罪惡感,反有解脫、自由的快意。

CALL不到我時,只能說歹勢啦,反正不是什麼大人物,沒什麼要事相商嘛……不嚴重!不嚴重!


證件也該名列前矛

跑職棒十幾年,例年採訪證完整保存得沒幾張,原因是不喜歡身上叮叮噹噹的,除了有女友那十年乖乖戴著戒指,平日應是「身無長物」,掛著狗牌就覺得不自在,所以未帶採訪證是常態,掉了不心疼,反正就是有辦法混一天。

照片中的報社工作證,老實說是失效品,拿著不但它無法打開報社的自動門,反而會引來警衛關心。這張證是去年失而復得的,遺失期間另外申辦了一張,所以再找到時卡片中的IC早已無效,之所以再拿出來用,是新辦的那張今年元旦在金門遺失了,懶得再重新申辦,只好請它重出江湖。

至於出入報社,走地下停車場啊!那裡沒有自動門,無需感應,只要晃兩下狗牌唬弄警衛即可。


不可置信的是,電腦也曾在遺漏名單之列

有一回去新莊球場上班,抵達後打開後車箱蓋,嘴巴差點合不起來,「電腦咧?忘了帶唷?」時間還早,急駛回家去拿,門裡房內怎麼找都找不到?「那A安呢?」心中一橫,不管!還是得去採訪,再想想怎麼解決,打開後車門:「ㄎㄢˋ,怎麼躺在後座!」


這回差點糗了

昨天看完王建民為洋基取得季後賽首勝,小憩片刻,騎單車準備往新莊球場進發,掏掏兩件褲子的口袋,心中發頇:「咦!皮夾呢?」三樓臥房、一樓客廳來回蒐尋,上上下下跑得出汗,就是不得芳蹤。

老媽一旁問:「找什麼?」急應:「沒事兒!沒事兒!」老人家是急性子,生怕她知悉後忙著翻箱倒櫃,更怕她碎碎唸。

鎮定心神,緩步上樓回到房間,關起房門,一一致電各大銀行要求信用卡止付,再摸摸口袋,嗯,還有30大洋,應該足以支付所需,下樓向母道別:「我要去上班啦。」

深夜下班回到家,只想喝杯茶、看看電視、看看書,無心尋覓皮夾的蹤跡,畢竟,夜該是寧靜的、休憩的,不該有任何焦氣。

中午,該處理一下後續了。能找的地方,前一天都找過了,不想再當找錢包的俗氣獵犬,反正掉了就掉了。想想,後天要交送給老爸那台液間電視的分期金,應先重辦金融卡,在此之前,得先重辦身份證。

致電戶政事務所,「你要準備護照、大頭照一張和兩百元,當天就可以補發。」戶政小姐親切地回答。

我脫口而出:「護照啊!那得找一下。」去年荷蘭歸國後,就沒再關心它老人家了,得想想擱在那兒了,很幸運地發現安然地躺在抽屜裡,接下來麻煩大了,照片和手續費200塊,代表現在至少需要350元才能辦好身份證,才能重辦金融卡,才能提錢繳交電視的分期金,天哪!這會兒口袋只剩10元一枚,香菸都買不起了,要我向爸媽開口?殺了我吧!還不如殺了小豬。

躊躇間,忽聞二樓的老爸高喊:「老二啊!你的皮夾放在我床上,昨個兒忘了跟你說了。」

得救了!!


我房間的電視壞了,不想再買,昨天是躺在他老人家床上看王建民的。屁股太大又卡著個皮夾,覺得不舒服,隨手一擱……王建民!你怎麼可以讓我擔心呢,真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anon 的頭像
emanon

獅子俱樂部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阿東
  • <p>這篇看到最後我笑了  XD
  • 黃金獵犬
  • <p>我不習慣伸手牌啦!
    <p>都活這麼老了,還跟父母要錢,那不羞死了?與其如此,還不如殺了我算了。
  • 佩琦
  • 忘了報名字了
  • <p>為什麼要殺我**;
    <p>咦,這邊還真冷清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