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不用拔罐、免去刮沙,早知只有一團黑。

淤,濁氣鬱結、病兆外顯,只怕是難以回天。 


XXX交待左右不能講、不要說。緊張神情露透必有古怪。

以為犬是狠角色,

卻不了牠只食腐,不扒糞。 

天下沒有秘密,

有些事,不用問、不用說,

誰叫你們都把答案寫在臉上,

誰叫你們屁股擦得這麼用力。

只要看看、聞聞,

就知出了什麼事。

該嗚咽?

該嘆息?

或者嚎叫~

不,都不。

犬只會若無其事的走開,

一樣認真地看著大門。



物腐必定蟲生,

連蟲都腐了呢?

還有沒有一點慚愧之心吶,

自己看著辦吧!




 

 

 

創作者介紹

獅子俱樂部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