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隊輕鬆寫意的擊敗西班牙隊,北陽在球賽結束後搭中華隊的巴士一齊回Rotterdam選手村。

 下午4點半的暖暖陽光中,漫步出Harrlem球場,一行人幽閒地跨過街道搭公車去哈連火車站,1段公車段要8塊歐元,感覺比搭火車還貴,畢竟從Amsterdam往返Rotterdam多次,9.9歐元而已,搭一趟300多塊台幣的公車,來荷蘭前,我一定會認為是瘋子才這樣幹。

 

哈連車站相當古樸典雅,從外表到月台,都給人身處19世紀歐洲的感覺,月台上方有高高的半圓型頂棚,陽光從盡頭透過來,照射啄食中的鴿子,這景象,之前只在風景明信片上看到。月台對面,有個身材豐腴的黑種美人,翹高美腿翻拾書頁,感覺性感悠閒。

月台這邊,有個穿黑衣的怪叔叔在看鴿子與美女,就是我。心裡在納悶,不是約好回Rotterdam一起去看風景吃大餐嗎,為什麼雄長官一進車站就拉著惠齡去買沙威瑪,回Rotterdam後,還吃得下嗎?

 

搭上通往Rotterdam的火車,據說,只要兩站我們就可以抵達目的地,北陽打電話來,中華隊碰到大塞車,說不定我們會比中華隊先回到飯店……德剛心情很好,從進車站開始,就不斷拍照,大門、月台、鴿子、美女還有我。

 

不甘心一直被鏡頭騷擾,忍不住拿起手機回敬幾張,開啟了我30萬畫像素的攝影之旅。

 

火車在Leiden停駐,進來了許多旅客,一下子就把車廂塞爆,車內沒有空調,讓人覺得有點氣悶,德剛開始煩躁,臉沈了下來,抱怨連迭而來。約20分鐘後一連串荷蘭文從擴聲器中傳來,我們跟隨所有旅客下車,火車好像壞了,又或者前面發生什麼問題,不知,總之這原定只停兩站的火車,已確定在第1次停靠後不再前進,要回Rotterdam,對我們這批外國人來說,得想辦法。

 

一群人不知所措的跟著荷蘭人走出月台,他們講得全是荷文,發生什麼事,該怎麼辦完全聽嘸,我和沛德湊上前去詢問,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唯一的辦法只有等。」

 

走出車站先撥了個電話跟北陽聯絡,請他問中華隊的接待員Cor,從LeidenRotterdam的其他方式,然後再走進車站,找票務、服務人員詢問他們要如何處理,另撥車輛或者退票。我的英文說聽讀寫都不行,但不喜歡坐以待斃,不喜歡巴自己命運交到別人手中。

直闖國際線櫃台,我知道不干她的事,但大家氣氛已低,排隊只會使心情更差,我已不想等,要有個人告訴我該怎麼辦,一如預期,這位金髮美女雙手一攤要我們排隊去問諮詢人員。

 

1號月台,車子8分鐘後到」諮詢人員劈哩啪啦講了一長串,我隱約只聽懂得這兩句,自由時報的年輕記者羅德沛說,「好像要轉車的樣子,我聽到好像要在一個叫『摩登』的地方下車。」

 

「是哦,還有個地方叫摩登?」管不了這麼多,跳上破舊的小火車後,心裡便知這絕不是開往第一大港Rotterdam,車窗外景色荒蕪,仿彿來到鄉間,大夥的心隨火車顛簸前進隨之上下一震一震,每到一站都要耳聰目明,深怕又坐過了頭,然而真的有個地方叫「摩登」嗎?

 

看大家的心都懸在半空中,我刻意講了幾個冷笑話,極盡能事的耍寶,只逗得惠齡開懷地笑,雄長官臉色凝重不發一語,德剛語氣激動地不斷吐槽,看來講笑話的功力有待加強。

 

「總不能看到站牌拼音相近才下車吧?」看到身旁坐了一個金髮美女,決定再耍寶一下「Hello! Lady. Where is this Place?」知道文法錯了啦,問得又很拙,不管這麼多,我可不希望問她「摩登在什麼地方?」我怎知自己發音對不對,她會不會遙指杏花村,把我們帶到什麼地方。美女說:「@#$%」,地名是嘰哩呱啦的荷文發音,反正不是「摩登」啦。

 

美女在@#$%e下車,我悵然若失所依,因為真的很漂亮啊。再下一站,火車司機透過擴聲器傳來聽起來像「渥頓」聲音,「Yeah!沒坐錯車」到月台一看站名叫Woreden,時刻表上寫著通往Rotterdam的火車1844分開。

 

不知又坐了多久,反正車窗外的景色很熟悉,這是我們剛才經過的地方,心裡覺得有點奇怪,20分鐘後車子又停下來不開了,這回沒有廣播,而是清潔工拿著掃帚來打掃,下車一看,夭壽哦!車頭前面已沒有鐵軌了嘛,這裡是終點站,不是Rotterdam,而是De Haag,那時我和德剛都管這兒叫「哈根大支」,不知竟是荷蘭的政治中心,美麗的城市──海牙。

 

有了Woreden的經驗,我和德剛刻意地看了火車時刻板,Rotterdam1月台、1927分,「只差1分鐘了!」我們緊張地呼叫雄長官、惠齡快跑到第1月台上車,德剛拖著沈重的相機行李包奔跑,感覺很像在急行軍。

 

又上車了,這回是不是能到Rotterdam呢,我一點都不確定,累了,大家累了,連我也有點振作不起來,德剛座位旁是個漂亮時髦的東方美女,本想叫德剛搭訕兼問路,但一看她的手錶時間比我的錶還慢1小時,腳下的行李還貼的航空公司拖運的貼紙,心想「是個剛下飛機的日本妹」。

 

轉頭問對面的荷蘭歐巴桑,這車真的到Rotterdam嗎?她點點頭說:「我住鹿特丹,跟著我走就對了。」她看起來有點寂寞,跟我說她的丈夫常到中國,我是不是中國人?講了一大堆對中國的印象,「We are not Chinese.」我說了自己認為不妥,也不認為自己會說出口的話,有點後悔,顯然她不知台灣在哪裡,沒有任何反應,又開始說起自己的世界觀和對年輕人的失望,她說,這個世界已被電腦和電視給控制了,人已沒有思考能力,這是美國的陰謀……,天哪!我一定是累壞了,我怎麼會聽得懂呢,還用英文跟荷蘭歐巴桑討論這種問題。

 

20:30我們走出Rotterdam車站,天也正好黑了,一段1.5個小時可以抵達的歸途,我們耗了約4小時的時間轉了4班火車,和北陽相約的美景大餐不必了,他早就受不了在飯店吃了泡麵,一群人在林班街的餐廳點了美式食物大啖。如果說,這次迷航有什麼收穫,第1是我們無意間途經荷蘭3分之1至半數的城市,有了個意外的火車之旅,其次是觀察到某些人在壓力下的反應和能力,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鹿特丹車站前餐廳女侍的G奶,真的辣到難以忘懷,哈哈!

創作者介紹

獅子俱樂部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