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夜未眠,不想再攬鏡自照,一定又是幅倒楣樣。
 
這兩天心很亂,有幾分自責,更多的是自我麻醉,自以為瀟灑喊聲
「老子不幹了」,就可以把心一橫,啥都不管了。
 
老實說,還真她媽有點管用,這股子豪氣一上來,連小人都不太敢繼續啃嚙,定是他們嫌麻煩,懶得理我,不必要跟我卯上了。
 
徹夜不睡,沒幹啥好事,也不是在裝憂愁,咱沒這麼偉大,別人不睡覺是在看韓劇、日劇,小子我早把職棒的烏七抹黑拋諸腦後,看起了「大宅門」,看斯琴高娃的演技、中國大陸古老人類的言語、思維,真的叫我入迷。
 
劇中「白景琦」這個角色,真是我的偶象,心思細密,做事紮實叫
人欣賞,那股仔不顧一切的霸氣跟我發蠻時有點像,但那豪氣干雲、不擇手段可就甘拜下風,可學、要學的東西可多著呢。
 
其中一段有點感觸,斯琴高娃演的二奶奶,語重心長地告訴她兒子白景琦說「這些年當家有些經驗,凡事未到時,要儘量往壞處想,可多做準備,但事若已到最糟,反而要往好處想。」
 
善哉言,這原本不是我奉行的規臬嗎,何以一夕挫敗全都拋諸腦後,不是常告訴自己,騎單車上坡時最費勁,樂趣也最多?
 
我這單車,這會兒已溜至谷底了,要這麼就順著繼續滑下去?乾脆下車,大喊「老子不玩了」就自以為瀟灑地揮揮衣袖?
 
我是輸了,不容否認是徹徹底底地輸了,為什麼還要裝著一副自以為了不起的樣子呢?這不是自凟嗎?宗華告訴我,有人對我相當不屑,「不是知道很多,怎就沒見他寫呢?」我知,不屑者不僅是這個人,還有方正東……一票武林前輩。
 
嗯,我是卒仔、我只會馬後炮、我只會裝個樣子卻什麼也沒做,一切一切我都承認。但事已至此,如今我再來爆料或如東哥玩笑所說的「放水一百招連載」,不是好漢所為。
 
輸了,就輸了。人生尚未結束,遊戲才漸入高潮,想打倒我,門兒都沒有。
 
 
不過,蠻既已耍了,我也不必再裝小狗。要我配合爆無聊的八卦,另請高明,要我乖乖地受人污辱,她最好想清楚。我雖對自己的角色和未來方向仍有疑惑,但很清楚的,我並沒有放棄自己,尤其是人格。人生,才開始呢。
 
創作者介紹

獅子俱樂部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