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異的夢引來一陣燥熱,驚醒後,身體不太舒服,一陣噁心湧到胸口、咽喉……

 

我站在台上聆聽優美歌聲,很想引吭高歌,想唱給所有人聽,但被無情地喝止下台,要我到角落坐下。我不想,不是不甘,而是受不了那擁擠的感覺,我會窒息……,我想留在台上,只因空曠,有舒服的氣流與廣闊的視野,身邊的後輩語氣難聽、不耐。台上是待不住,有點惱羞成怒的感覺,但我不想無謂地發怒,憋著氣、快速、大步地跳離,三步併兩步跨越桌子、離開會場、蹬過車頂,順手抄了部自行車,踩上踏板,終於感受到自己想要的輕鬆……

 

踏上車後,騎到十字路口,那股子輕鬆又不見了,我覺得自己要趕路,趕去哪兒呢?渾然不知……此時看到某人的鼻子、嘴、下巴被啃噬,啃人者面無表情,被啃的卻滿臉無謂地笑,他會痛嗎?看不出來,但看到臉上一塊塊肉剝落,和他的笑意極為不搭,胃中一陣做嘔…

 

騎去哪?不知,只知自己快速地騎著,不覺騎進考場,天哪!我竟然又在聯考,而且是在考夜三專,考商科,我感覺到在此之前的一路挫敗、無心和無奈,抗拒了三年不但無法逃離,還淪落到要來考這種東西,只求有學校唸,即使是女生居多的夜間部,即使自己最不喜歡的商科,我都來考了,而且,想辦法要考上。

 

考題看起來模糊而不知所謂,我必須瞇著眼讓它變形,才有辦法用愉悅地心情做答,甚至才能擲骰子…那股子鬱悶、無奈、沒有方向、卑微的感覺再度湧向胸臆……二十年了,我還沒有逃離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anon 的頭像
emanon

獅子俱樂部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