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伸出食指,往我心口戳了三下:「你咧?你又做了麼?」

這三指說不上痛徹心扉,幾個月來冷不防叫我輾轉難眠。

「我!我又做了什麼?」

 

他,是我的同業。直到當記者後才識得,原來我父和他的爸爸在大陸時就是同鄉兼舊識。伯父離去得早,但他的親叔叔卻在我的童年裡佔有相當篇幅。

 

非常珍惜這段緣份,即使廿幾歲之後才結緣,但心中一直把他當弟弟看。

可惜,我的個性強硬,一段長輩插手造成的誤會,不容解釋,讓我遺憾到如今……但在心中,他還是我弟弟。

 

幾個月前,趁著劉揆的「振興棒球方案」,他們報社做了一個專題,討論球場的廁所問題。

 

總覺得這在棒球圈是老生常談。沒有去想他是多麼盡心,是怎麼樣的認真處理這個專題,只想跟他打屁拉近距離……

 

自以為幽默:「咳,又是球場廁所,你們就不能談些有建設性的問題嗎?」

他還給我三指:「你咧!你又做了什麼?」

 

我傻在當場。

 

痛?悲?自慚?冤枉?我該一笑置之,還是氣急敗壞的強辯?

 

近十七年來的記者生涯,我做了什麼?除了我自己,沒有太多人知道,當然報紙上也看不出來。我該細述自己的努力嗎?

 

那~是自我邀功?自吹自擂?

 

如果真有?為什麼親如同業,曾如兄弟,又怎不知?

 

慟!該是捫心自問,自我省視的時候嗎?但為什麼說不出一個字呢?

 

「我!我又做了什麼?」

 

一時間,悲涼、委屈、自卑和憤慨,不知從何說起。

 

唉!我大好歲月,終究無成,卻不能就此甘心。

 

兄弟啊,重點不在我做了什麼?你又做了什麼啊!祇是我想看到你對我久違的狂笑。那股瀟灑何時再復……

 

你那三指,我會留在心口。

 

創作者介紹

獅子俱樂部

eman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